<noframes id="rdxhf"><form id="rdxhf"><nobr id="rdxhf"></nobr></form>
<address id="rdxhf"><address id="rdxhf"><listing id="rdxhf"></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rdxhf"></address>
<sub id="rdxhf"><listing id="rdxhf"></listing></sub>

<noframes id="rdxhf">

    熱門動態

    • 聞令而動 共線戰“疫...
    • 海南穎川律師事務所積...

    協會刊物

    投稿窗口

    姓名:
    電話:
    郵箱:
    留言:

    專題報道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動態 > 專題報道

    《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證券化的路徑探討》

    作者:律師協會 發布日期:2021年08月11日 瀏覽次數: 字體:[大][中][小]


    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證券化的路徑探討

    肖擁群 曾秋曉 苗雨萌




    摘要:知識產權發展狀況是海南自貿港營商環境的一個重要縮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正式公布生效的背景下,本文基于知識產權證券化理論,借鑒域外和武漢知交所先進經驗,利用自貿港先進制度,探討海南自貿港知識產權證券化實施途徑的創新立法、強化執法、保障司法,并提出切實可行的制度性建議。

    關鍵詞:海南自貿港;知識產權證券化;知識產權價值評估;立法前沿


    一、前言

    知識產權證券化(Intellectual Property Securitization, 簡稱 IP Securitization)成為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探索的重要課題,同時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也認為知識產權證券化將是未來企業金融發展的新方向。我國已經全面開始在知識產權證券化領域的應用研究,在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時代背景下,海南自貿港的知識產權建設應走在前沿,對海南自貿港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研究具有必要性和重要價值。

    二、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理論

    知識產權證券化就是將知識產權賦予金融融資的功能。鑒于知識產權包括商標、著作權、專利權等眾多類別,每一個類別均有不同的特性,對其證券化的安排存在差異性,本文僅討論各類知識產權證券化在大體上均應遵守的規則和程序。

    (一)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基本結構

    在知識產權證券化的過程中,需要各種擔任不同職能的機構參與: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證券商、證券投資者、商業銀行、信用評級與增強機構、托管人與發起人等均出現在知識產權證券化的進程中。知識產權發起人在投資銀行、法律、會計等專業機構的安排與組織下,將知識產權進行金融化的安排與組合,并進一步轉讓給特設載體。特設載體通過信用增級使其受讓的知識產權資產信用級別得以提升,并維持在一定投資級別水平,然后通過承銷商,以知識產權資產為基礎向投資者發行證券。特設載體用發行證券籌集的資金,支付發起人轉移知識產權資產的對價,用受讓的知識產權運營管理產生的收入向證券投資者支付證券本息。

    (二)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基本程序

    首先,確定資產證券化目標,組成知識產權資產池;其次,組建特設載體,實現真實出售;第三,完善交易結構,進行內部評級;第四,改善發行條件,提高知識產權支持證券的信用等級;第五,進行發行評級、安排證券銷售;第六,安排證券銷售,向發起人支付購買價格;第七,實施資產管理,建立投資者應收積累金;最后,按期還本付息,對聘用機構付費。至此,整個知識產權證券化過程即告完成。

    三、域外知識產權證券化經驗及武漢知交所模式探究

    (一)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域外經驗

    美國是迄今為止資產證券化規模最大、種類最為豐富、交易形式最為靈活的國家,美國沒有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專門性立法,其知識產權證券化的成功推進更多是市場自發調節的結果。從價值評估的發展經驗上看,可以看到信托公司、資產評估公司、投資公司以及專利許可協會等中介服務機構在知識產權證券化過程中起到了保駕護航的作用,有效地解決了資產評估、交易機構設計、信用增信等重要問題。[1]從社會信用增級制度上看,在缺乏政府信用背書的情況下,只能通過構建強有力的社會信用增級機制以此提升知識產權證券化的信用等級從而確保債券成功發行。

    而日本作為亞洲最早發展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國家,其知識產權證券化發展的主要特征是“政府主導”、“立法先行”。日本每一次對相關法律制度的制定和修改,都為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2000年日本對《資產證券化法》的修改,擴大了可以進行資產證券化的財產范圍,客觀上使知識產權成為可證券化的資產。2002年,制定發布了《知識產權戰略大綱》,明確“知識產權立國”的國家戰略,此后每年通過制定發布《知識產權推進計劃》,從各個方面積極推進知識產權的創新與實施。[2]從實踐上來看,日本政府有關部門通過主動作為的方式對生物和信息技術行業企業擁有的專利權進行證券化運作,政府設定SPV,以專利技術作為基礎資產發行債券融資。[3]政府的高度參與對激發知識產權證券化市場活力具有重要作用。

    (二)武漢知交所模式探究

    武漢知交所探索的知識產權證券化模式可做如下概括:以企業核心知識產權所形成的許可、產品或服務產生的收益為基礎,將其收益包裝成類證券的知識產權融資票據,通過交易所交易系統向投資者非公開發行的有價證券。該有價債券是債權和股權的融合,債券持有人即可在合適的時機選擇現金退出,實現債權,也可選擇成為發行人的股東,實現股權。其實質是可轉換債券,因此也稱為科技可轉債。該債券的發行人就是企業本身(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基礎資產是發行人的知識產權許可、產品或服務產生的未來收益,可以降低對知識產權本身的質量要求。知交所模式具有操作簡便、中間服務機構參與少、發行成本低、投資者退出方式靈活等特點。但是仍然風險較高,風險控制機制難以保證有效。

    四、海南自由貿易港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實施途徑

    海南省知識產權局起草的《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保護條例(征求意見稿)》已于20214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逗D献杂少Q易港知識產權保護條例(征求意見稿)》對知識產權提出全面保護、嚴格保護、平等保護、快速保護的原則,堅持司法保護、行政保護與社會共治相結合,創新知識產權保護體制機制,構建體系健全、制度完備、運行有序的知識產權保護高地,該條例實施后將為知識產權證券化提供強有力的司法保障。

    海南自由貿易港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創新立法

    按照國內的法律和制度運行邏輯,我國較為適宜集中立法模式,即中央立法機關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專項立法或集中立法。海南作為自貿港,在中央立法的框架與基礎上,建立自由貿易港法為基礎,以地方性法規和商事糾紛解決機制為重要組成的自由貿易港法治體系。海南地方立法應當對知識產權證券化問題做出專門規定和具體的操作管理辦法,以促進與激勵、保護與管理兩方面為重點,以風險緩釋、價值評估和稅收優惠為創新突破口,有效銜接行政執法與司法保護的關系、與仲裁的關系、與公共服務的關系。

    在風險緩釋方面,海南地方立法可以在中央立法的基本框架內明確“信托轉移”方式或“真實出售”方式轉移知識產權基礎資產池,將證券化財產的所有權和收益權有效分離,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法律防火墻;在價值評估方面,建立知識產權評估認證中心、知識產權法庭法官、知識產權律師建立長期合作機制,豐富評估產品線,與證券化緊密結合,盡可能明確選取收益法進行知識產權價值評估,同時優選那些已經形成既定債權債務關系的知識產權展開評估,在探索中構建知識產權價值評估制度;在稅收優惠方面,海南可通過建立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相適應的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特殊稅收制度,鼓勵采用稅收優惠、發行綠色通道等方式,降低知識產權證券化的交易成本和發行難度。

    海南自由貿易港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的強化執法

    在我國發展知識產權證券化除了需要遵循“政府主導”的發展理念,還需要加快提升市場中介機構知識產權證券化服務的專業性。但是在培育專業服務機構的同時,必須加大對這些服務機構的行政監督。專利局、商標局、版權局分別負責相應的知識產權注冊、登記和管理工作,并進行查處壟斷、不正當競爭行為、侵權行為等工作,在知識產權反侵權案件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海南成立國際知識產權交易中心,正迎來涉外知識產權交易量的上升期。在此背景下,包括海關在內的各知識產權行政執法部門應當聯合開展知識產權保護執法活動,與世界各國、各地區簽訂知識產權執法合作備忘錄,并積極參與世界海關組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等主要多邊合作框架下的知識產權事務,積極參與全球治理,打造海南自貿港知識產權國際合作交流基地。

    海南自由貿易港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的保障司法

    海南作為國際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的坐落地,知識產權的交易量必然會大幅增長,面對知識產權的高侵權現象,涉及侵權責任認定,海南法院的知識產權法院、仲裁機構應當結合互聯網環境的特點、操作實踐以及平臺服務者的認知能力,參考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的“具體知情”、“通知與移除”規則等標準,認定平臺服務提供者的侵權過錯,使其承擔與其行為特點、技術水平和認知能力相匹配的審查注意義務和法律責任,實現權利人、網絡服務提供者和網絡用戶各方利益的平衡。[8]

    海南國際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立足于國際,涉及中外知識產權交易,知識產權交易糾紛訴訟涉及中外當事人之時,加強涉外商事審判、仲裁,重視司法協助,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合法權益,切實維護國際交易秩序。尤其是涉及確立對跨境投資判決、仲裁的國際承認和執行,為未來通過法院訴訟、仲裁機構仲裁解決跨境投資爭議奠定了基礎。境內知識產權如需司法凍結或需其他處置的,需境外決定執行機關提供司法協助執行、質押登記相關申請材料。處置前,應查明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其他財產,聽取各方當事人,尤其是證券投資者對有價證券處置的意見,綜合評估處置的必要性及市場風險。執行完畢后將司法查封、處置結果等信息及時通知證券監管部門、證券交易所、證券登記結算機構及境外相關負責部門,方便監管部門對處置結果是否符合相關規定履行監管職責。

    海南自由貿易港開展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獎勵機制

    海南部分中小企業在市場規模、資金規模、生產規模等方面欠缺優勢,但卻擁有一項甚至多項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這些企業在知識產權質押上遭遇資金缺乏的問題,評估費、擔保費都很大程度限制了知識產權變現的步伐。2020年4月海南出臺《海南省促進知識產權發展的若干規定》中規定,對試點成功發行的知識產權證券,每單給予不高于50萬元獎勵,對牽頭組織單位給予不高于10萬元獎勵。此項規定在發行知識產權證券化產品上給予適當的獎勵,開啟海南知識產權證券化獎勵機制的先河。在此基礎上,筆者認為可以對企業在知識產權證券化過程中產生的評估費、擔保費等進行適當補貼,有了補貼的支持和豐厚的激勵,企業就有動力在原有知識產權的基礎上進行進一步的研究和開發,鼓勵進行多種知識產權的組合證券化。

    五、結語

    目前我國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理論與實踐工作仍在積極探索當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頒布實施以及《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保護條例(征求意見稿)》即將生效的特殊時代背景下,建議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政策優勢,借鑒域外和武漢知交所經驗,開展以促進與激勵、保護與管理兩方面為重點,以風險緩釋、價值評估和稅收優惠為創新突破口的地方立法,培育知識產權專業服務機構。此外,海南自貿港知識產權證券化要做好創新立法、強化執法、保障司法的相關工作,提出切實可行的制度性建議,進一步加強與知識產權強國之間、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知識產權交流與合作,使海南自貿港成為知識產權國際合作交流基地。




    首頁|協會介紹|資訊動態|培訓教育|法律法規|律師黨建|協會刊物|行業招聘 律師協會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瓊ICP備17004545號-1 技術支持:布谷·海南網站建設
    不断颤抖喷潮极度大喷潮小说
    <noframes id="rdxhf"><form id="rdxhf"><nobr id="rdxhf"></nobr></form>
    <address id="rdxhf"><address id="rdxhf"><listing id="rdxhf"></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rdxhf"></address>
    <sub id="rdxhf"><listing id="rdxhf"></listing></sub>

    <noframes id="rdxhf">